<listing id="nvpvr"></listing>
<var id="nvpvr"><video id="nvpvr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nvpvr"></cite>
<var id="nvpvr"><strike id="nvpvr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nvpvr"></var>
<var id="nvpvr"></var>
<menuitem id="nvpvr"><strike id="nvpvr"><listing id="nvpvr"></listing></strike></menuitem>
<var id="nvpvr"></var><cite id="nvpvr"><span id="nvpvr"><thead id="nvpvr"></thead></span></cite>
,歡迎光臨!
加入收藏設為首頁請您留言
您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 >> 旅游名勝 >> 旅游景區 >> 沂蒙情懷:彌河的記憶

沂蒙情懷:彌河的記憶

2013-04-17 09:43:28 來源:網絡 瀏覽:57

    在沂蒙綿綿的丘陵之間,有一條玉帶般環繞的彌河緩緩穿行其中,故鄉石家河鄉的一個個村子就散落在河的兩岸,依河而居。清清的彌河水啊,不僅養育了我的祖祖輩輩,也養育了我。

    早春二月的風,像姑娘靈巧的手,繡出了彌河兩岸婀娜垂柳上的一朵朵鵝黃。暮歸的牧童,隨手折下一枝柳條,擰成柳笛,陣陣清悠的柳笛聲便從牛背上飄起,飄散在河上,最后慢慢溶入“嘩嘩”的流水之中。伴隨春風的漸吹漸暖,彌河兩岸披上了層層綠紗:細長綠綠的柳葉,寬圓嫩地欲滴的綠楊,更有毛絨絨的綠草穿插其間。河水也是緬甸玉般的碧綠,讓人不忍心去碰一下,生怕一不小心便碰碎了一件保存多年的珍品。

    金黃的麥浪在彌河兩岸起起伏伏后,夏天就來了。夏天是彌河水最豐沛的時節。一群群一扎多長的白鏈魚在水中游來游去,吸引著孩子們的眼球。兒時的我們折下一條食指般粗的柳條,做成柳鞭,握在手中,看到魚群游來時,猛用力打下,就有幾條白肚皮飄出來;一個下午,總能捉到幾串;丶矣么蛀}咸一下,下鍋煎了,就是老爹下酒的好菜。太陽下山后的彌河,是最美的。靜靜流淌的河水被天空的夕陽染成錦鋰鱗,孩子們在水中比扎猛子,姑娘們在河邊飄洗著衣物,勞作歸來的人們用清涼的河水洗洗腳,擦擦臉,一天的勞累就隨河水流走了。孩子們歡快的童音和姑娘開心的笑聲久久在水中打旋,引地林子的鳥兒也喳喳地叫個不停。不遠處的村子里已飄起了裊裊的炊煙,不一會就有母親喊著孩子的乳名叫吃晚飯了。夜晚中的彌河村莊是靜謐而恬淡的,勞累了一天的村莊進入了夢鄉。偶爾有幾聲狗吠和嬰兒的啼哭,更增添了幾分安詳。唯有彌河 “嘩啦啦”的水聲,聽起來比白日更加悠遠深沉。

    秋天的彌河是收獲的季節。經過彌河水一個夏天的滋潤,兩岸田地的玉米長的像牛角一般。掛在枝頭的蘋果讓人垂涎不已:青青的是酸甜的國光,紅紅的是香甜的富士,更有金黃的金帥點綴其間。河邊紫色的巨峰葡萄也長的水靈靈的,一串串掛在綠葉中。銀白的香瓜,散發出濃郁的氣息,讓人不僅拱鼻多嗅幾下。

    雪花飛舞的時候,彌河便鉆進厚厚的冰層下取暖了。孩時的我,約好伙伴們,來冰面上滑冰。有時我們用鐵鍬敲開一塊冰,放上一點用香油拌過的麩皮在冰洞內,一會便有一群群的魚兒過來爭食。用魚兜網一下,就網起許多活跚亂跳的魚兒,回家便有一餐鮮美的魚湯了,F在回想起來,那是兒時吃的最好的東西了,算的上是美味佳肴了。

    緊鄰彌河的西岸,有一個叫彭家莊的村子,我的初中生活便是在這度過的。這兒珍藏著我的一段美好的情感,留下了我清純的初戀。那是在我上初一的元旦歌詠比賽上,鄰班的她,那一雙水汪汪清純的大眼睛和一曲《誰不說俺家鄉好》動人的歌聲,撞激出我心靈朦朧的感覺,也讓我記住了一個此生忘不了的名字—清霞。初三那年分班,我和她恰好前后桌。在一個突然停電的晚自習上,我把一個紙條寫給了她:你好可愛,我可以喜歡你嗎?在那個溶溶月色的星期天晚上,她把我約到彌河邊上,讓我張開手。放在我的手心上是一方精心刺繡的絲帕,上面有兩朵紅艷的臘梅(后來,我才知道,她的乳名叫臘梅)。她說:“你經常出汗,用它擦把汗吧!闭f著,她低下頭一笑,如荷花般不勝嬌羞。無關風月的話,卻讓年少的我更加心動。那時,我想她就是我相守一生的人了。

    此后,由于種種難以說清的原因,我轉學到了家鄉另一個鄉鎮中學。后來上了高中,考了大學。她沒有考大學,回家做了小生意。再后來聽說她嫁給了鄰村的一個初中同學,便沒有了消息。

    我大學畢業后,輾轉在濟南、青島、濰坊等幾個城市,后來到了異鄉的南國廣東,有了自己的妻子,也有了自己應有的幸福,但我一直珍藏的是那方紅艷臘梅的絲帕和那個彌河邊的月夜,在每一個有夢的夜晚,她總會走我的夢境,依舊是那個荷花般不勝嬌羞的笑臉。

    以后的日子,彌河的一情一景,凝成一幅長長的中國水墨畫,永遠銘刻在我的心靈深處。在我失意落寞之時,在我歡笑幸福之際,不時地展開,撞擊我的心。經過人生的一個個艱難苦旅和歲月數不清的淒風冷雨后,愈加清新如初,愈加讓我明白:我們這群漂泊在外的游子,不過是一只只在空中飄飛的風箏,不論飛多高,飛多遠,那根線,永遠牢牢系在彌河—母親河的手中。(【網友】濰坊朝天鍋)

發表評論
網名:
評論:
驗證:
共有0人對本文發表評論查看所有評論(網友評論僅供表達個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)
贊助商鏈接
内蒙古快3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