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listing id="nvpvr"></listing>
<var id="nvpvr"><video id="nvpvr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nvpvr"></cite>
<var id="nvpvr"><strike id="nvpvr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nvpvr"></var>
<var id="nvpvr"></var>
<menuitem id="nvpvr"><strike id="nvpvr"><listing id="nvpvr"></listing></strike></menuitem>
<var id="nvpvr"></var><cite id="nvpvr"><span id="nvpvr"><thead id="nvpvr"></thead></span></cite>
,歡迎光臨!
加入收藏設為首頁請您留言
您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 >> 社會熱點 >> 其他 >> 尋找周永康弟弟 尋找“九五之尊”

尋找周永康弟弟 尋找“九五之尊”

2014-07-30 08:49:48 來源:山東精英網 瀏覽:55

    神秘富商、周永康之子周濱一直是各媒體追逐的焦點題材。而在做周濱“白手套”時,聽說他的三叔周元青和三嬸周玲英都被調查。無錫的朋友告訴我,蘇B99999這輛車據說與周家有關。上網一查,這是一輛4.2排量、身價在170萬左右的銀色奧迪Q7。

  我出生于江浙地區,對數字天生敏感,更深知特殊牌照背后,可能隱藏的富貴以及身份。

  調查周元青就是從這張車牌開始的。

  周濱老家的“元根大道”

  2月24日,到達無錫時下著小雨。

  那時我還不知道周永康弟弟、周濱的叔叔叫什么名字。

  聽說他曾在錫山區國土局工作,調查未果。后來了解到,錫山縣撤縣設區后,周濱的叔叔去了惠山區擔任國土局領導。

  第二天,我打聽到了周濱老家地址——錫山區厚橋街道新聯村。

  他們家在西前頭村。除了村口矗立著“西前頭村”的大石頭之外,橫在村前的是八車道的錫山大道。村里有條厚東路,丁字型,老百姓稱為“元根大道”。

  村民說,村子后面的小竹林里,是周家祖先墳冢所在。村民還特別強調,墳冢旁邊有個白色鐵桿是攝像頭。

  2月25日,周家墳冢上,一個花圈躺在地上,已經褪色。

  刻著周氏族譜的碑上(生者逝者均有),顯示著周濱的叔叔叫周元青,周玲英是周元青的妻子,他們有個兒子叫做周峰(注:身份證信息是周鋒)。

  周元青的哥哥、周濱之父的弟弟周元興得了癌癥,在2月10日春節剛過時去世了。村民說,“他走的很快,查出來才3個月,送到北京大醫院也沒看好”。

  周家修的二層別墅在這個村莊里顯得更外顯眼。院子里有一棵大香樟樹,幾乎蓋住了別墅。

  特別是院子旁邊挖了一條河,一直流到村莊東邊的宛山蕩。村民們都說那地方風水好。

  離開村莊,一輛白色私家車在后面追趕我。司機向我出示了證件,是當地警察。

  他客氣地跟我索要了證件,了解來這里的情況,但沒有為難我。

  物業脫口而出:九五之尊啊

  蘇B99999登記在無錫駿峰經貿有限公司名下,周元青是公司法人。

  但之后的調查又沒有方向了。直到在無錫論壇上,我看到一條汽車發燒友的發言:曾在山語新城的停車庫里多次看到蘇B99999。

  山語新城在無錫算是高檔小區,座落惠山腳下,靠著太湖,里面的業主非富即貴,安保嚴格。

  好不容易混進停車場,每個車位上都有業主的車牌號等,但我沒有找到那輛車。

  也許只是網友隨便一說,也許這輛車只是小區訪客?

  出了車庫,剛好遇上一個物業工作人員,他警惕性地問我在車庫干嗎?

  我從褲子里拽出一包黃山牌(紅山印)香煙,笑臉迎上去說:來找輛車。

  湊巧的是,這個工作人員是安徽人,對黃山牌這個家鄉煙很有感情。

  他問我找什么車。我把車牌告訴他,他幾乎脫口而出“哦,九五之尊啊!

  他說,這輛車已經好幾個月沒來了,車是他們小區業主的。

  “周家搜出大量黃金珠寶”

  當我再問小區業主是誰時,他有些警惕了。為了打消他的顧慮,我改變了問話方式。

  我說,業主就是周元青吧,我們公司與他們合作,他欠了我們好多錢,我們老板聯系不上他,聽說他被抓了,特地讓我來看看。

  他手里的香煙抽完了,看了我一眼。我又遞上一根。

  他說,確實被抓了,還是過年以前。

  我說,那公司的這筆錢肯定是拿不回來了。但公司所有的壞賬都要處理,還要通過股東同意。我想寫個材料,希望他能幫忙。

  隨后,他跟我講述了當晚發生的事。

  那天,他和多位同事都在值班。10多個便衣進了小區,在周元青家中搜出大量的黃金珠寶煙酒,還有一大串奧迪車鑰匙。周元青和妻子當晚就被帶走。當地派出所來了4輛車。后來,我看了小區的登記記錄,發現4輛派出所車輛進入小區的時間,是在12月1日晚。

  事情發生后,該消息只局限于他們內部流傳。后來,我跟多位保安以及物業工作人員了解情況,基本證實了之前的說法。

  有保安說,周元青在小區里,訪客是最多的。不乏官商,還有一些開著武警牌照汽車的人。

  周玲英與昆侖能源合作

  保安說,周元青的九五之尊雖然沒在車庫,但他家3號車庫有3個車位,兩輛奧迪A8,一輛奧迪A4。

  我查到奧迪A8登記在江陰奔躍汽車有限公司名下。

  江陰奔躍顯示,周玲英是這家公司大股東,公司法人另有其人。

  出于職業敏感,后者引起了我的注意。

  我查出,登記在該當事人名下的公司有江陰昆侖能源有限公司、江陰澄捷能源有限公司,都與汽車行業風馬牛不相及。

  他們是重名還是一個人呢?

  查了10多家關聯公司的工商資料后,我確認他們為同一人。后來,我采訪他的時候,他承認,自己曾協助調查。

  我一邊研究工商資料,一邊去尋找這些公司曾經的痕跡。同時找知情人士采訪。周玲英與昆侖能源的合作浮出水面。

  但更多時候因為話題敏感,采訪被拒絕。

  周元青以及周玲英被帶走后至今沒有消息。

  3月1日,我將20斤重的工商資料裝滿行李箱,準備回北京。

  但我內心變得很沉重,除了神秘富商周濱之外,周家所涉及行業領域,都可能是專案組關注和調查的方向。

  相比之下,我這20斤重的工商資料又能代表多少呢?

  □ 李超(新京報特約記者,曾采寫《公租房撂荒背后隱現周濱“白手套”》、《周濱叔父周元青被帶走調查》)

發表評論
網名:
評論:
驗證:
共有0人對本文發表評論查看所有評論(網友評論僅供表達個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)
贊助商鏈接
内蒙古快3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