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listing id="nvpvr"></listing>
<var id="nvpvr"><video id="nvpvr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nvpvr"></cite>
<var id="nvpvr"><strike id="nvpvr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nvpvr"></var>
<var id="nvpvr"></var>
<menuitem id="nvpvr"><strike id="nvpvr"><listing id="nvpvr"></listing></strike></menuitem>
<var id="nvpvr"></var><cite id="nvpvr"><span id="nvpvr"><thead id="nvpvr"></thead></span></cite>
,歡迎光臨!
加入收藏設為首頁請您留言
您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 >> 它山之石 >> 蟬,禪

蟬,禪

2019-08-09 16:04:46 來源:山東精英網 瀏覽:12

八月初始,兩場詞不達意的暑雨,不但沒有降服三伏天的狂傲,反而陰差陽錯地更添了幾分潮氣,于是,天氣更為熱濕,更是讓人煩膩。
       

然,如此結局,卻狂了那蟬。這季節性的蟬龜,地下憋了許久,終于熬到出頭之日,千軍萬馬地涌上地面,卻是兩種宿命的呈現:一成躲過了面目猙獰的人類大軍的搜尋,爬上了樹梢,吸吮著樹枝的汁液,得意忘形地極具挑釁性地鳴嚎著:知了,知了,似乎這個世界的所有都盡收這廝們眼底,無所不能,可是啊終是犯了一個致命性的錯誤,人類,才是目前為止這個宇宙上可知的最聰靈的物種!以為爬上了樹梢,就,好嘛,以為人不會飛是吧?以為夠不到你是吧,大長桿子奉上,小粘手候上,你還是得乖乖的被粘住被束手就擒,縱是你變得黑了,老了,硬糙了,無它,通通裝進大人大童們炫耀戰績的,事先準備好的容器里,一個塑料桶,或是一枚塑料袋,我說蟬,絕望瞬間爆炸了是不?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呢!一成卻在探腦之際便被眼尖的尋蟬者輕松納為囊中之物,那絕望掙扎反抗的龜大腿上,還粘粘著新鮮的帶著濃厚味道的泥土,空氣中彌漫著人類勝利輕傲的笑聲,悲否?明知道躲在陰沉的地下最為安全,為什么還要冒著丟掉性命之險非要探視人間?去選擇添趣人類,點配一壺酒,無一例外,有時地獄比人間是否更為人性溫逸和安全?無解!


也許,他們的領頭者已經測算了出行的死差,沒有舍怎可得?總是有很多會爭分奪秒產下卵,為后代打下雄厚的基礎,也算撫慰那些犧牲掉的族親了。
      

每年此季,城市里,農村中,扣龜捉蟬已經形成了人類生活中閑暇之余的默認模式,有人說是為了那味鮮,有人說是為了體驗過程中的征服感,有人說是為了純粹聚堆湊熱打趣,何意何心已不重要,人龜斗確是躁夏里一番景,又不可缺。
      

高聳的樓窗外,那些戰勝人類的跌傲地自娛自樂地鳴蟬讓人煩躁卻也讓人折服,累嗎?值嗎?快樂嗎?我們永遠無法感同身受地 猜意到她們內心真實的想法,低頭靜省,很多時候,我們也如這蟬,明知諸事不宜,卻總也控不了心翼,甚至可以做到明知故犯,刻意而為,一般無奈,人際,是活著的串子,親人,友人,愛人,合伙人,陌生人,無一例外,我們無論如何也活不了純粹的自己,那是終極目標,卻總也不達意。向美,總也有缺憾,向善,總也遇惡險,生與活,于小物,眨眼間,于人,何嘗不是。
      
可是,人類還是透著不簡單。會尋樂,會找歡。趁著周末,把所有前前后后到手的美衣根據自己的喜好搭配,包括反季購買的冬季羊絨大衣,試穿,沒事有空調么,滿心歡喜地呼喊一老一小倆男做裁判:好不好看?倆男是我的小世界里最棒的戲精,頭不抬眼不睜地異口同聲:其俊,好看,合著小男夸張的語調:誰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,答我媽媽!那么“虔誠,那么聲尖”我仿佛是被夸的穿著新裝的皇帝,兀自知足,兀自心歡,謝謝你倆的參與,用腦袋尖審視的,盡管。


好了,還是有點亂,蟬鳴依舊,我心點點寬,末了,默了。蟬,禪。

發表評論
網名:
評論:
驗證:
共有0人對本文發表評論查看所有評論(網友評論僅供表達個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)
贊助商鏈接
内蒙古快3开奖结果